了解世界 从这里开始 湖南法制网-湖南法制综合网

法学学者王人博眼中的宪制、国家和个人

2019-04-14 11:54 未知
法学学者王人博眼中的宪制、国家和个人 

2018 年末、 2019 年初,王人博又出了两本“不务正业”的书——《业余者说》和《你看我说》。前者是他和学生的答问录,谈鲁迅、政制和国性、表达的技艺与语境等;后者是他的微信朋友圈状态精选集。从 2014 年到现在,他发的朋友圈几乎全是一样的格式——富有意味的一句话和一张图,非常行为艺术。

“不务正业”是王人博长期以来的特点。他不热衷写专业学术论文,日常生活中一般也不会读专业书,而是喜欢读文学、看电影、听音乐,还会写一些文学和电影相关的随笔,上课时也会给学生推荐文学、音乐和课外书,乐此不疲。

王人博的专业是宪法学。他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教授、学术杂志《政法论坛》的主编,主要致力于近代中国宪政史的研究,著有《法的中国性》、《中国的近代性》、《孤独的敏感者》等。

他 1958 年生于山东莱西,中国恢复高考后,他在 1979 年考入西南政法学院(后改名为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获法学学士(1983)和硕士(1989)学位,后又去中国政法大学念了博士(2001)。学士毕业后,他留校任教近 20 年,曾任《现代法学》和《西南政法大学学报》主编。 2002 年,他去了中国政法大学,任教至今。

上面是个略官方的简介,王人博自己在书里还有另一个版本的自述:“王二黻(wolf),来自北方小村,现蛰居北方一个都市。年早过不惑,仍是迷迷糊糊。生命的流程是这样的:该上学时在种地,该赚钱时在读书。如今大家都忙了,我仍闲着,除了看点书、教点书、写点字外,还想点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

他是学校最受欢迎和最具个性的老师之一,被很多人尊称为“王大爷”,觉得有趣。前中国政法大学校长徐显明认为,他是“中国法学界深具人文情怀与批判精神的学者”。

而王人博这种人文主义气质可能也正是他愿意并乐于成为业余者或者闲逛者的原因。他最倾心的知识分子也具有这种精神气质,比如鲁迅、竹内好、本雅明。

 

“我记得爱德华·W.萨义德的一句话,他说要维持知识分子相对独立,就态度而言,业余者比专业知识分子更好。这句话为我这样一个业余者找到了一种生存的正当性。……也就是说,学科不论划分的多细,我们不论有多专业,但是学科之墙,永远关不住人思维的自由。……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认为作为业余者没什么不好,业余者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永远对这个世界充满热情,永远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心,所以他要去阅读,要去思考。这可能就是我认为作为一个不太务正业的法学工作者,能给大家呈现的一种思考所得的知识样态。”王人博在 2018 年的一场演讲中说。

王人博的“正业”其实很好。他的学术路程前后可以简单分为西南政法大学和中国政法大学两个时期,期间他也经历了学术转型。

西政时期,他和好友程燎原合著过两本在法学界影响很大的书——《法治论》和《权利论》(《法治论》姊妹篇,原名为《赢得神圣:权利及其救济通论》)。其中,《法治论》是中国法治理论最初的系统研究。

“这一选择既源于专业上我们共有的激情与涌动,也带有对历史与现实的某种反思,而反思的契机则来自于一个景物所形成的心理震颤”。这个景物指的是重庆沙坪坝公园的“红卫兵墓”,里面大多是十七八岁死于“文革”武斗中的孩子。“他们倒下的时候是英雄,死后却成了真正的葬品。他们用自己荒谬的死嘲弄了历史的荒谬。他们躺在那里为了证明一点:中国不仅需要安顿社会的法制,更渴求一个立于法治之基的社会。我们以一个幸存者的身份并带着青春的热情向法治发出吁求,要为一个文明社会的立基而提灯夜寻。”王人博在《我这30年:学术,一种选择性记忆》一文中写道。

但是,现在回忆起这些作品,王人博觉得,这两本书表达的是那时一个青年心目中的理想国家和社会。这也是法学界主流的规范主义思路。不过现实的状况是,应然未必能代表实然。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湘ICP备06004949号 网站维护:湖南法制网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