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 从这里开始 湖南法制网-湖南法制综合网

讲堂实录|周振华:全球城市和区域一体化,都需打开边界

2019-09-01 13:57 网络整理

城市边界是一个有趣但古老的话题。

过去,城市边界以城墙来标识。进入城墙内就是城市之内,过了这个墙就是城市之外。但是随着城市发展,城墙逐渐消失,剩下的也是作为保护遗产存在,我们对城市边界的认识产生了一些困惑。

讲堂实录|周振华:全球城市和区域一体化,都需打开边界

BMW卓越城市讲堂,8月27日上午,在上海浦东1826时尚艺术中心举行。

城市边界:空间的问题

不管是从实物形态还是人的活动范围角度看,城市就是一个空间。所以,城市边界其实是一个空间边界的问题。这个意义上的城市边界问题已经解决。

城市学的研究对象是城市,首先要确定的是其研究内涵和外延,即边界。而城市管理,要确定的是城市管理的范围,也要有一个明确的边界。

通常,一个城市的行政管辖区范围就是这个城市的边界。这种城市边界有两种含义,一种是狭义的,即城市本体,指的是城市的行政管辖范围。另一种是广义的,就是城市对周边的辐射范围。城市不是一个孤立产物,而是从产生开始就和它的腹地有着内在的关联,所以广义上,城市的边界不仅是城市本体,也包括其辐射的腹地,这个范围很大。

不管是狭义的城市本体,还是广义上的包括中心和腹地的城市,都是建立在一个地点空间之上的。这个地点空间是有特定含义的,既有地形地貌等客观的物质性,也有地理的连续性。

讲堂实录|周振华:全球城市和区域一体化,都需打开边界

上海全球城市研究院院长周振华在2019BMW卓越城市讲堂上做开场演讲。

地点空间和流动空间交织互构形成网络空间

随着科学技术发展,交通运输方式发生变革,城市正在发生重大的变化。

狭义上看,城市本体具有这种扩张的冲动,城市本体的边界不断往外扩张,所以城市规模会越来越大。广义上看,城市辐射的腹地也越来越向纵深推进,甚至跃出了区域的范围,延伸到国内甚至是全球。这种情况下,城市边界的空间属性已不单纯是一个地点空间,同时也是一个流动空间,而这种流动空间可以超越临近的地点,走向更广阔的地域,走向大陆、大洲、全球。

由此,城市边界就建立在地点空间和流动空间两个基础上。这两个空间有很大的区别。

地点空间是有边界的,是物质形态的。流动空间没有边界,但两种空间又是互构的。任何一个流动空间总是有出发点,流来流去,最后流到一个归属点,这个出发点和归属点,或者中间停留的点就是地点空间。现在地点空间往往成为流动的载体,这两个空间交织在一起,构成了我们现在所讲的网络空间。

城市是网络空间的一个节点。这个节点既有边界,又是没有边界的,所以边界开始模糊了。同时,这个边界也开始变得有弹性了。这个边界既在这里,又在那里。例如上海,上海的边界在哪里?6000平方公里的面积是有形的,但它的活动范围辐射到全球,所以它的边界在全球——其实是没有边界的。

上海建设卓越全球城市需打开城市边界

我们还是要有城市边界这个概念,包括基于地点、空间上的城市边界。为什么?城市不断地膨胀,向外扩展,所以在规划上,仍然需要有一个城市增长边界的划定,防止摊大饼式地往外扩张,以及带来的大城市病等一系列问题。

但是,我们更多要关注流动空间。城市的流动空间,意味着把城市地点的边界打开,打开有什么好处?

经济学上有一个“规模效应”理论,一个城市可以借用另外一个城市的规模来为其服务,承载这个城市的功能。另外那个城市也可以借助这个城市的规模来实现它的某些功能。只有城市边界打开了,才能够互相借用规模,实现互补。

上海现在正在建设卓越的全球城市。全球城市是能够进行全球资源配置功能的一种特定城市,是城市网络当中的核心节点。所以,对上海来说,更主要的不是把自己封闭起来,而是打开它的边界,面向全球,吸引大量的全球功能性机构到这里来聚集。

这些全球性功能机构聚集了以后要做全球业务。做全球业务就需要大平台,有了大平台,可以实现大规模的经济流量,所以要建设卓越全球城市,就必须有创新创业的活力,创造一流的营商环境。

区域一体化发展更需淡化模糊城市边界

全球城市既是地方的,又是全球的,所以更加要关注两者之间的结合点,也就是区域一体化发展。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湘ICP备06004949号 网站维护:湖南法制网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