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社会治理】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依托基层公权力“三清单”运行法撬动全域社会治理创新_湖南法制网-湖南法制综合网
了解世界 从这里开始 湖南法制网-湖南法制综合网
主页 > 社会与法 > 文章

【创新社会治理】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依托基层公权力“三清单”运行法撬动全域社会治理创新

2019-11-27 22:39 网络整理

近年来,鄞州区创新实施城乡基层公权力“三清单”运行法,着力打造全国基层公权力运行样板区和全域社会治理标杆区,浙江省委、宁波市委及《中国社会报》《浙江日报》等重要媒体予以充分肯定。目前,鄞州区已建成国家级、省级民主法治村(社)共35个,成功申报唯一一家浙江省级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实验区,并被浙江省推荐上报全国乡村治理体系建设试点示范县。

一、“三清单”运行法的实施背景

鄞州区全面实施城乡基层公权力“三清单”运行法,是落实中央、省委和市委精神的重大举措,是深化基层社会治理改革的创新实践,也是推进清廉鄞州建设的内在要求。

(一)上级有明确要求。“推行村级小微权力清单制度,加大基层小微权力腐败惩处力度”。2018年9月浙江省委召开共建清廉浙江大促进推进会,明确提出要强化基层公权力监督;宁波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深化推行村级小微权力清单制度的实施意见》。为此,2018年9月鄞州区及时总结2014年11月以来实施农村基层权力运行规范化工作的经验做法,并将如何做好“升级文章”作为一项重点改革任务来部署推动。

(二)现实有迫切需要。鄞州区域面积817.1平方公里,常住人口158万,下辖15个街道、10个镇,既是宁波都市核心区,也是中国美丽乡村建设示范县,浙江省县(市、区)GDP总量排名第3,连续5年名列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区第4名。目前,鄞州区正处于全域都市化快速推进期,城乡利益主体日趋多元,利益诉求更趋多样,对公务服务质量和效率也提出更高要求。同时,因区划调整带来的全区村(社)政策制度不相一致、新一轮机构改革后基层管理体制还未理顺、“最多跑一次”改革向村(社)延伸还不够到位等现实问题也亟待解决。

(三)干群有强烈期盼。截止2018年底,鄞州区所辖行政村201个、社区152个、股份经济合作社281个,村级集体总资产达260亿元,净资产达172亿元,年总收入21.54亿元,自营收入14.05亿元。近年来,通过日常执纪监督、巡视巡察、专项检查、案件查办、群众信访等途径发现,村(社)仍是腐败问题和群众身边不正之风的高发领域。2015至2018年9月,全区共有30名村(社)党组织书记受到党纪处分,其中13人被开除党籍,主要涉及征地拆迁、土地出让、三资管理等方面的违纪违法问题。为此,确保集体资产保值增值、党员干部清正廉洁,是广大基层干部和人民群众的共同心愿。

二、“三清单”运行法的核心要点

坚持严格遵循上级精神、充分借鉴先进经验、切实传承鄞州特色,清单式定责、流程式明权,着力将小微权力清单制度升级为基层公权力“三清单”运行法。

(一)从权力性质上看:将小微权力升级为公权力。村(社)干部行使的不是私权力,而是公权力,而且从区情实际和查处的案件发现,很多村(社)干部日常管理所涉及的资金量巨大,权钱交易的自由空间宽泛,他们行使的权力已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小微权力。

(二)从实施范围上看:将农村为主实施升级为城乡一体推进,将行政村、个别社区和股份经济合作社实施升级为行政村、所有社区和股份经济合作社同步全面实施。目前,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推进,鄞州区基层社会组织情况更加复杂,行政村的数量越来越少,社区和单纯的股份经济合作社的数量不断增多,有农村社区、城市社区,有撤村的股份经济合作社、有未撤村的股份经济合作社。不同性质的基层社会组织需采用有针对性的制度加以治理。

(三)从清单种类上看:将权力清单1项清单升级为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和负面清单3项清单。权力清单是指基层组织履行社会管理的重要工作职能,包括权力事项和重要便民利民服务事项,权力行使必须按规定流程和要求操作,不能越界。责任清单是指区有关职能部门、镇(街道)、村(社)及其党员干部在执行、管理、监督等方面的具体职责,做到责任“五到”即到科室、到人员、到时间节点、到措施、到方式。负面清单是指针对群众关注的涉及“人财物”且腐败易发多发的权力事项,对不当行为予以明令禁止,并提出廉政风险防范措施。其中,权力清单是核心、责任清单是保障、负面清单是红线,权力运行流程是关键。

三、“三清单”运行法的实施过程

城乡基层公权力“三清单”运行法是一项综合性强、涉及面广、关注度高、重要紧急的系统工程,坚持科学谋划、强化领导、综合施策,确保取得实效。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湘ICP备06004949号 网站维护:湖南法制网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