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 从这里开始 湖南法制网-湖南法制综合网
主页 > 社会与法 > 文章

中国传统社会是如何获得土地的?

2019-01-09 10:19 未知
中国传统社会是如何获得土地的?

“千年田换八百主”是中国传统社会广泛流传的一句话,不仅民间传诵,学者也经常引用。不同的人各自用这句话来证明自己的观点,而这些观点却并不相同,甚至截然相反。但是,这句话的确深刻地说明了中国封建社会官员们是如何获得土地的。

南宋绍熙五年(1194年),南宋著名诗人辛弃疾任福建安抚使一职,在官场上很不如意,壮志难酬,打算辞官归隐,却遭到家人劝阻,认为家里的田地还没有买够,所以这个官还应该继续当,于是愤而写了这首词教训儿子。“吾拟乞归,犬子以田产未置止我,赋此骂之。”“吾衰矣,须富贵何时?富贵是危机。暂忘设醴抽身去,未曾得米弃官归。穆先生,陶县令,是吾师。待葺个园儿名‘佚老’,更作个亭儿名‘亦好’,闲吟酒,醉吟诗。千年田换八百主,一人口插几张匙。便休休,更说甚,是和非?”

后来,“千年田换八百主”就成为一句俗语,说明中国封建社会田地的高频率易手现象。对于这句话的社会背景,历来存在不同的争议。

有些学者从经济决定的角度来理解这句话。例如老一辈经济史学家李埏先生就认为这句话反映的是地主农民两大阶级之间通过市场交易进行转换。农民经营有方,就可以买田置地,成为地主。如果地主经营不善,就只能卖田卖地,成为农民。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萧国亮教授也认同这种观点,并且强调这句话反映的是中国传统社会土地市场上的经济竞争关系。

但是也有很多学者不同意这种观点,他们认为这句话完全反映的是政治斗争。老一辈经济史权威、厦门大学傅衣凌教授就认为这反映的是封建时代政权的不稳定,导致官僚阶层在财产权上的不稳定。秦晖教授同样认为,“千年田换八百主”讲的根本就不是土地买卖,讲的恰恰是地权的分配主要由政治身份所决定的现象。官场斗争的风险莫测,土地占有权也就不断转手。这跟土地市场根本没有关系。

政治的归政治,市场的归市场

以上几种解读既对立又统一,有其正确性,但是也有其不准确的地方,综合起来,可以帮助我们更全面地理解中国传统社会中政治权力与土地占有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可以帮助我们知道传统上官员们是如何获得土地的。《圣经》中说: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在中国传统土地占有上也存在这样的关系,政治的归政治,市场的归市场。两者并行不悖,而且相互促进。

当官容易发财

在中国传统社会,封建特权的确是影响土地买卖和占有的重要条件,也就是所谓的“升官发财”。美籍华人史学家张仲礼总结说:“……当官不仅是最荣耀的职业,而且几乎是获取巨额财产的唯一途径。”当了官就相当于发财,就可以占有更多的土地。

封建社会的法律是鼓励官员占有土地的。明太祖朱元璋就正式给予官员阶层以特殊优待,规定官员占有的土地只需要承担租税,而不需要承担徭役。这就降低了官员占有土地的成本,使其在土地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给官员们打开了土地兼并之途。到明朝中后期,大部分土地是属于官员阶层所有。明末清初大思想家顾炎武就观察说,在当时的江南,拥有优免权的官员及士大夫要占去一县田地的50-90%。明朝首辅徐阶就在江南号称拥有肥沃的田地40万亩之多。《儒林外史》里面也提到,范举没有中举之前,穷得要死。一旦中举,立刻就有人投靠,而且马上就有田有地。为什么?因为官员拥有土地的成本要低得多。

民间小说《醉醒石》写道:“……以这枝笔取功名,子孙承他这些荫籍,高堂大厦,衣轻食肥,美姬媚妾,这样的十之七。出于祖父,以这锄头柄博豪富,子孙承他这些基业,也良田腴地,丰衣足食,呼奴使婢,这样的十之三。”从当时一般民众的角度来观察,认为做官更容易获得巨大的财富,也更容易占有土地。

尤其在民国这样社会秩序混乱的时期,军阀和官员趁乱占有了大量的土地。如北洋军阀张敬尧和倪嗣冲各拥有七八万亩以上的土地;张作霖在东北占有土地十五万余垧(每垧合十亩)。民国时期的大总统冯国璋是河北省河间人,在自己的家乡大量抢购田产,以致《新青年》说河间府的田地再也买不到了。此外,冯在苏北还占有田地七十五万亩。贿选总统的曹锟弟兄也是天津静海一带最大的地主,而且垄断了那一带的水利机关。民国时期的山东莒南县,“这一带地主,大都做过官,世代相传”。

以上这些案例都证明了政治权力与土地占有之间的密切关系。拥有政治权力,就容易占有大量的土地。谁的官大,谁就容易占有大量的土地。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湘ICP备06004949号 网站维护:湖南法制网 删稿联系QQ:170005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