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 从这里开始 湖南法制网-湖南法制综合网

遵循司法规律构建科学机制

2019-04-15 09:01 未知
遵循司法规律构建科学机制





  完善审查逮捕机制,是检察改革工作中的重要一环。近年来,最高检陆续开展审查逮捕改革试点,以促进审查逮捕质量提高,提升司法公信力。在有重大影响案件审查逮捕听证改革明确列入《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的当前,记者就改革动因、程序设计、公开程度等各界关注的问题采访了最高检第一检察厅副厅长领导。

  记者:为什么要对审查逮捕制度进行改革,直接动因是什么?

  领导:逮捕作为最严厉的刑事强制措施,直接关系到被追诉人的人身自由权利。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人权保障意识不断强化的今天,司法机关必须予以高度关注并构建科学合理的审查逮捕程序,实现审查逮捕打击犯罪和保障人权的平衡。2016年,最高检《“十三五”时期检察工作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围绕审查逮捕向司法审查转型,探索建立诉讼式机制”的改革目标,力图通过建立诉讼化的审查机制来提高审查逮捕的法治化、现代化水平。最高检《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完善审查逮捕工作机制”中明确“建立有重大影响案件审查逮捕听证制度”。对审查逮捕进行诉讼化改革,建立有重大影响案件审查逮捕听证制度,其根本动因在于审查逮捕中较强的单方化、书面化等特点与犯罪嫌疑人权利保障、社会危险性审查等的要求之间的适应性有待提高,有必要通过改革,提升审查逮捕正当性、公正性和办案质量。

  记者:审查逮捕听证制度改革,与现有法律体系是否兼容,具体表现为怎样的关系,如何评价逮捕听证制度的适应性?

  领导:“重大改革必须于法有据”,建立有重大影响案件审查逮捕听证制度改革亦是如此,必须在我国刑事诉讼法律制度的框架下进行,并充分考虑我国司法工作的实际。刑事诉讼法第86条规定了人民检察院审查逮捕时讯问犯罪嫌疑人和听取辩护律师意见的要求,这是2012年刑事诉讼法修改新增内容,增强了审查逮捕的诉讼化程度,是我国刑事诉讼法治建设和人权保障的重要成就,也是我国刑事诉讼民主、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据此,检察机关审查逮捕时不能仅依靠侦查机关提交的书面材料和理由,而应当秉持客观中立立场,听取双方甚至多方意见。至于应当采取何种具体方式听取意见,法律并没有明确要求,应当根据司法实践情况具体决定。因此,逮捕诉讼化实质上是对刑事诉讼法第86条的具体化,是将法律规定落到实处的具体举措。

  记者:我国探索建立审查逮捕听证制度改革,应依照哪些准则进行?

  领导:一是该项改革要符合司法规律。审查逮捕直接决定犯罪嫌疑人审判前是否羁押,是检察机关在审前程序中对侦查权实现有效控制和监督制约的重要方式,应当遵循司法审查要求。正当程序原则要求检察机关在办理审查逮捕案件时,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权利,听取其辩解。因此必须构建一种侦查机关、辩护律师、犯罪嫌疑人充分参与、检察官居中裁断的司法审查程序,即坚持诉讼化的办案方式。二是该项改革要符合现代司法要求。从司法权的本质看,审查逮捕是一种程序裁判权,应遵循司法审查的要求。《世界人权宣言》是联合国的基本法之一,其第9条规定“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9条第3项规定“任何因刑事指控被逮捕或拘禁的人,应被迅速带见法官或其他经法律授权行使司法权力的官员”。三是改革要符合中国特色司法制度。审前羁押审查,国外主要采用两种模式,第一种是“对审开庭”方式,犯罪嫌疑人、辩护人和警察或者检察官同时出席,就是否羁押提出意见进行辩论。英国、美国、爱尔兰、澳大利亚等英美法系国家以及法国、意大利等大陆法系国家采用此种方式。第二种是单方面讯问犯罪嫌疑人的方式,主要是德国、奥地利、日本等大陆法系国家。审查逮捕诉讼化应当坚持司法审查的核心要求,即中立性、亲历性,兼听则明和可救济性,对每一起案件都按照“对审开庭”方式审查既不具有可行性,更无必要,因此,当前建立有重大影响案件进行审查逮捕听证符合我国法律制度、司法传统和司法实际需要。

  记者:开展有重大影响案件审查逮捕听证,具体应坚持哪些原则?

  领导:一是坚持客观中立原则。“程序正义”是刑事诉讼活动的基本原则。检察官是司法官,审查逮捕具有司法属性,而“中立性”是司法的本质特征之一。检察官办理审查逮捕案件时应当保持客观中立,不预设立场,注重审查程序的公平合理、审查过程的平等以及审查权力的规范运行,在充分听取各方意见基础上,结合相关证据材料居中裁断,从而体现审查的公正性。二是坚持三方结构、各方参与原则。听证审查构建了一种侦查机关、辩护律师、犯罪嫌疑人充分参与的模式,检察官应当充分听取各方意见,保障各方的参与权和表达意见权。三是坚持听证程序简约原则。听证审查有利于实现司法公正切实保障人权,但必须兼顾司法效率,注重司法资源的优化配置。检察机关在保持客观中立、确保听证质量的基础上,应尽可能简化听证流程。尤其是要注意与法院开庭全面审查的区别,在审查程序和审查内容上都予以简化,突出审查影响逮捕决定的核心问题。四是坚持听证结果可救济原则。“无救济则无权利”,要充分保障犯罪嫌疑人权利,就要对听证审查结果有救济的途径和方法。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湘ICP备06004949号 网站维护:湖南法制网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