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 从这里开始 湖南法制网-湖南法制综合网

检验美国是否“司法独立”的时刻到了!华为起诉美国政府不是无准备之仗

2019-06-11 18:25 网络整理

检验美国是否“司法独立”的时刻到了!华为起诉美国政府不是无准备之仗

6月2日封面故事

起诉美国政府,华为用法律与“封杀令”硬刚

华为在法律领域的优秀表现,源于其内部对法律部门的一贯重视。

记者|王 煜

近日,中国企业华为面临来自美国国家力量的强大压制,受到各方关注。针对特朗普政府颁布的禁令,最新消息显示,华为已提起诉讼,并于当地时间28日提出简易判决动议,要求法院宣布该法案违宪。

华为声明称,该法案没有提供一个不偏不倚的程序来发现真相,直接判定华为有罪,是“用立法代替审判”的暴政,是美国宪法明确禁止的。

华为希望美国法院能和处理以前的剥夺公权条款和违反正当程序案件一样,宣布华为禁令违宪并禁止执行。

检验美国是否“司法独立”的时刻到了!华为起诉美国政府不是无准备之仗

事实上,回溯华为的成长史可以发现 ??无论类型如何、局面怎样,华为都能在主要的诉讼中获得最后的优势。 十几年来,华为法务在国际贸易纠纷中,演绎了“逆袭”的传奇。

这支“常胜军”的制胜秘诀是什么?中国的各类各型企业,在走向国际的过程中,又如何在法律领域打好“有准备之战”?

遭遇巨头诉讼阻击

2003年,华为的地位还只是“2002年中国电子百强”第7位。这一年刚开年不久,华为遭到了当时世界最大的网络及电信设备制造商思科的起诉。思科指控华为非法抄袭、盗用包括源代码在内的思科软件,抄袭思科拥有知识产权的文件和资料,并侵犯思科其它多项专利。

思科的起诉来势汹汹。它的诉讼请求多达21项,概括起来说,就是至少要将华为的Quidway路由器彻底赶出美国市场,已经在美国的要“消灭”掉,并要华为赔偿全部直接或间接损失。这基本上是要在美国市场上,置华为于死地。

而且,虽然诉讼是向美国德克萨斯州东区联邦法院提起,却不只起诉了华为美国公司、华为在美国的子公司FutureWei,还把中国的华为总部列为第一被告。

这种起诉策略,挥舞起了“长臂管辖”的大棒。美国法律规定适用“最低限度联系”原则,认为涉外民事案件中只要有任何相关因素与美国有关,就是与美国有最低限度的联系,美国法院就有管辖权。

华东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教授张磊向《新民周刊》记者表示:美国的“长臂管辖”实际上是以其背后的国家实力做支撑的,他们信奉“实力强则管得到”。他认为,“长臂管辖”是一种单边主义,而不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奉行的多边主义,不利于跨国企业的健康发展。

思科这次起诉华为的真实意图,从其诉讼材料的表述中可见一斑:思科称,华为近来在美国开始销售价格比思科产品低廉的一系列Quidway路由器,而相同或类似产品已经销售到了其他国家或地区。华为在促销中宣称其产品可以在不影响运行和安全的前提下替代思科的产品。思科并不认同华为所宣称的互用性,并认为华为“克隆”思科是建立在对思科知识产权的全盘盗用上。在材料中,思科还特别引用了时任华为副总裁费敏的一段话当作“证据”:“世界上所有的顶级设备供应商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思科认为这种“学习”就是“克隆”。

“因言获罪”的手段都用上了,很显然,思科起诉华为的目的并不在于追究专利侵权,而是要打压华为。当时,华为的市场体量虽然还无法与思科相提并论,但后者已经看到了威胁。时任思科CEO钱伯斯当时就曾明确说过:“在今后几年里,思科将只有一个竞争对手,就是华为!”

被诉讼后,华为首先声明自己在研发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一贯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同时也尊重别人的知识产权。华为的应对相当低调,停售了被思科指控含有非法盗版软件的某些产品,并将Quidway路由器从其美国网站上撤下,还表示回收在美国已售出的此类产品。

低调不等于屈服。华为动用包括法律、政府关系、商业关系等在内的大量国内外资源,全力应对思科的诉讼。在一年半之后的2004年7月28日,双方达成和解,思科撤诉。在华为并没有侵犯思科知识产权的前提下,华为同意修改其产品的命令行界面、用户手册以及帮助界面和部分源代码,以消除思科公司的疑虑。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湘ICP备06004949号 网站维护:湖南法制网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