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 从这里开始 湖南法制网-湖南法制综合网

主播年龄边界引争议!专家:立法规定不具可行性

2019-09-09 18:25 网络整理

  娃娃主播越来越多网络直播要不要设年龄门槛引争议

  “她只不过是准备考中戏,而我已经红了!”“我打算放弃高考,当主播一年可以挣好多钱。”你能想象,这些话来自于一名沉迷直播间的高三学生吗?

  记者近日打开直播平台发现,娃娃模样的小主播频繁出镜。在近日热播的电视剧《少年派》中,高三学生林妙妙也多次表达“宁可牺牲学业也要做主播”的愿望,这不仅急坏了电视机前入戏太深的观众,也给现实生活中遇到此类问题的家庭敲响了警钟。

  当下,直播行业激烈竞争,几大头部平台不遗余力拉动更多用户向主播打赏付费。不过,在商家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直播江湖如何面对“未成年人”成为现实而紧迫的问题。

  小主播忙着挣钱找成就感

  小粉丝忙着花钱刷存在感

  当学习变成了边写作业边卖萌,家长恐怕要坐不住了。这是记者近日在YY平台上看到的真实一幕:一名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自称“05后”的女生,共在平台上发过3段视频,其中有一段主题为“明天就考试啦复习ing”。在这段视频中,她刚在英文单词本上画了两下就停下来,或是用笔敲敲脑袋,或是对着镜头嘟嘴眨眼。除了拍摄学习状态,还有小主播直接在视频里打出“一起逃课”的字样。记者看到,在快手平台的一段视频中,自称“初二小姐姐”的女孩儿,时而播放逃课视频,时而当“模特”为多款护肤品做推销

  “你一天直播都播什么啊?” “简单,你就对着镜头聊个天、唱唱歌就可以,甚至对着镜头写作业他们都爱看。”这是《少年派》里两名高三学生对直播内容的一段描述。记者在几大直播平台浏览多日发现,歌舞表演确实是小主播们普遍偏爱的一个主题。然而,即使不唱不跳、单纯聊天,也有观者来“打赏”。

  “感谢老铁送来的棒棒糖!”8月28日晚9点多,记者打开花椒直播,随意进入一个直播间。只见镜头前,一名穿着白色T恤的短发男孩正在宾馆里,边吃葡萄边与同伴和粉丝聊天。原来,这名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男生,正在直播宾馆住宿实况。记者在评论中问道:“你多大?”该男孩答:“16。”与他一起直播的同伴则说:“我都17了!”白色T恤男孩儿还向记者介绍着,不满18岁也可以通过审核做主播,他目前已经不上学了,喜欢玩直播是为了多交几个朋友。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多个电竞直播间,虽然很难通过声音判断主播的年龄,但未成年人做主播的现象比比皆是。“有些正处在上学年纪的人,还没有上大学,或是高中辍学后就走入职业电竞俱乐部。有的俱乐部会请这些人去做直播,赚点外快。”

  小主播们传播的信息量还不止如此。让记者感到震惊的是,一名小主播在视频中说道:“大家好,我是‘00后’小妈妈,欢迎你们”。镜头里,还一脸稚嫩的她,怀里抱着一名正在熟睡的婴儿。

  屏幕里的小主播忙着挣钱找成就感,屏幕外的小粉丝则忙着花钱刷存在感。就在昨天,一名12岁少年在CC直播打赏近6万元的消息引发高度关注。面对记者的采访,这名少年坦言,银行卡是趁父母上班时偷偷绑的,在直播平台上随便看。其实,类似的案例已屡见不鲜。去年,一名11岁女孩儿也先后35次向直播平台打赏50060元;另一名同样大的女孩儿则直接将母亲辛辛苦苦挣的12.6万元全部用于直播打赏。

  关注上网“原住民”

  家长莫被短利遮了眼

  “现在的青少年从小就是网络‘原住民’,且触网年龄越来越早,直播为他们提供了一个休闲娱乐并获得赞赏的便捷渠道。”中国青少年宫协会媒介与教育工委会常务副主任张海波分析道,青少年沉迷直播有多个原因,从未成年人心理发展来看,10岁至14岁属于“青春期前期”,与人交往、被人认可的需求极为突出。在现实生活中,孩子们的朋友圈是有限的;在直播平台上,孩子们面对的却是来自各个年龄层的、更为复杂的群体;再加上做主播门槛较低、可以收到打赏,这一平台便快速满足了孩子们的需求,甚至让孩子们“上瘾”。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湘ICP备06004949号 网站维护:湖南法制网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