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 从这里开始 湖南法制网-湖南法制综合网

湖南郴州扫黑队长与黑帮勾结 强行入股煤矿

2019-05-15 04:09 网络整理

  李日华的双重身份,带有极强烈的反差——既是郴州市公安局扫黑大队大队长,同时又是该地区的黑帮老大。

  他尽享双重身份给他带来的金钱、荣誉、便利……5年的“幸福”时光随着湖南紧锣密鼓的打黑除恶行动终结。

  郴州扫黑队长的黑帮生涯

  □本报记者 邓益辉

  实习记者 种静华 发自湖南郴州

  扫黑队长与黑帮老大——这是李日华拥有的双重身份。

  今年7月19日,李日华被郴州市北湖区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等数罪并罚,一审判处有期徒刑20年。

  2003年1月,李日华被任命为郴州市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查大队大队长(有组织犯罪侦查大队即俗称的扫黑大队)。不到两年,他便与横行郴州的“永兴帮”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并被警方认定为其中一个组织的幕后老大。

  法院的判决书表明,李日华利用黑帮强行入股煤矿,垄断销售权;黑帮则凭借他的身份关系,斗殴、打架、开赌场,从不担心被捕。

  数年来,李日华在郴州黑白两道名声骤起,但他在公安局的民意测验中,排名倒数第一。

  2008年,适逢郴州打黑向纵深推进,专案民警发现几次突击抓捕行动都有人走漏风声。警方开始内部自查后,李日华的面具被逐渐掀开。

  发家秘史

  李日华是永兴县油市镇人,他任扫黑大队长时,仅28岁。

  他在工作上面对的最大对手之一,就是发源于其家乡的“永兴帮”。

  据当地警方介绍,黑恶团伙的势力开始渗透到了永兴的各个经济命脉,煤矿销售基本被黑恶团伙垄断,各种工程项目均有染指,同时开设赌场和卖淫场所。当地社会治安状况也每况愈下,民怨极大。

  2004年底,一个藉藉无名的中年人从广东回郴州市过年,谁都不会意料到,这个人的出现,犹如在干草垛中点燃了一颗火星,吞噬了数十人的命运。

  他叫李杨林,永兴县油市镇大杨村人,与李日华为同村老乡。

  认识李杨林的人都会津津乐道一件事:李杨林回到郴州后,单枪匹马来到御泉大酒店,找到了人称“黄四爷”的马家一矿董事长黄永忠索要钱财,却被黄永忠说服并得到了黄的欣赏,李杨林认黄永忠为师父。从此他在郴州市“黑道”上有了一点名气,人送外号“脑膜炎”。

  就在李杨林来到郴州前,当地以李鹏冰、李勇军为首的5名李姓社会青年结拜兄弟,组成了一个紧密的5人团伙。他们5人以永新县油市镇儒林村的地缘、亲缘关系为纽带,聚集了一批骨干,这些骨干成员又各带有一帮小弟,逐步发展为一个盘踞一方的恶势力团伙。

  在李鹏冰、李勇军团伙发展的过程中,李杨林的“名气”也逐步提升。后来,李杨林通过交朋友、收徒弟等方式,将这些人收归囊下,逐步成为郴州市“黑道”上的一股新势力。

  因李杨林是李勇军的舅舅,又是李鹏冰同族的长辈,且出道较早,社会经验丰富,社会关系较广,名气较大,所以该5人都认李杨林为老大,心甘情愿听李杨林的指挥。此时,李杨林被团伙成员称为“林哥”或“满舅”。

  此时,李日华上任未满两年,谨言慎行。而那时,李杨林等人虽然羽翼渐丰,但尚未形成气候,警方也未将其纳入监控范畴。

  在2005年之前,李日华与李杨林就像两条直线,在各自“事业”上攀爬,没有交集。但之后,一次偶然的“合作”将两人紧紧捆绑在了一起。

  幕后老大

  2005年初,郴州当地传出消息,称永兴县马家一矿的股东马桂文与黄永忠为了该矿的经营问题发生矛盾。为了帮助黄永忠,李杨林放风说要请东北人“搞”马桂文。

  随后,马桂文便请与李杨林同村的李日华出面“了难”。

  一位当地知情者向《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介绍,当时李杨林开口就向马桂文要20万,马桂文应承下来。

  2005年5月2日,马桂文在万国大酒店为其子百日摆宴庆贺。李杨林带着李勇军等人去了现场。

  “吃饭时有谁说话不对劲你们就打他。”李杨林在酒店门口交待手下说。

  宴会上,李杨林当着众人的面向马家一矿的股东李大喜敬酒,李大喜不肯喝。他的手下拿起玻璃杯砸在了李大喜的头上,并当众殴打了李大喜。

  就在众人惊愕之际,李杨林拿起一个啤酒瓶砸在了自己头上,“我的手下不懂事,我向你赔礼”。

  上述知情者认为,此事让李杨林在郴州市“黑道”上立威,也让马家一矿的股东们非常害怕。

  随后,马桂文马上将20万元“了难”费通过李日华交给李杨林,李日华则扣下其中16万元,将余下的4万给了李杨林。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湘ICP备06004949号 网站维护:湖南法制网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