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 从这里开始 湖南法制网-湖南法制综合网

江湖中的情与法的介绍

2018-12-06 15:05 未知
江湖中的情与法的介绍

    这是一部关于江湖的电影。在《江湖从头说》一文中,导演贾樟柯道出了拍摄《江湖儿女》的缘由:“我总在想,什么时候能拍一部电影,写写我们的江湖。不单写街头的热血,也要写时间对我们的雕塑。”影片记叙了2001年至2018年间,山西大同的街头江湖风云。贾樟柯将江湖解读为:意味着动荡、激烈、危机四伏的社会,也意味着复杂的人际关系。那么,如此复杂关系的江湖世界是依靠什么规则维持秩序?

  在电影片头中,导演就用主人公斌斌巧借关二爷断案的故事为我们展示了江湖的运行规则。同为斌斌手下的老孙和老贾因借款产生了纠纷,二人没有向法院寻求法律程序来解决这一纠纷,而是来到斌斌经营的麻将馆来寻求债务纠纷的解决之道。试图利用自己威望解决这一纠纷未果之后,斌斌让手下请出了关二爷,赖账的老贾顿时承认了借账不还的事实,并承诺第二天还账。这一债务纠纷圆满结束。这个看似简单的关二爷断案插曲,却揭示了江湖运行的规则:情与义。这两个充满感性色彩的字之所以能够维系江湖秩序,就在于二字背后的权力。

  韦伯在《经济与社会》中根据支配与正当性基础的不同,将权力分为传统型、卡里斯玛型与法制型。影片中主人公斌斌在其所主导的江湖中所享有的权力就是卡里斯玛型的权力。这种卡里斯玛型的权力,依赖于权力持有者个人的魅力和声望,但其缺陷在于权力往往与权力持有者的个人息息相关,难以保证权力的合法性、稳定性与持续性。

  从电影中二勇哥的遇害以及斌斌的遇袭即可看出,这种卡里斯玛型的权力往往是随着权力享有者个人的强弱而兴衰起伏;总有后来者用暴力的手段去挑战他们的权威,随后取而代之。片中的主人公斌斌也是依靠着自己的暴力,维系着自己的江湖地盘和秩序。而他所凭借的主要暴力武器,除了人手之外,就是手枪。正如片中巧巧对斌斌所言,“你有枪,还怕别人把你灭了。”

  韦伯强调,近代国家是组织支配权的强制性团体,它已经成功地做到了在一定疆域之内,将作为支配手段的暴力的正当使用权加以垄断。手枪作为一种热武器,在现代许多国家中都被严密管控。在我国,枪是一种公权力的象征与符号。除了专门国家机关可以合法持有枪支外,禁止非法持有枪支。片中诸如斌斌及其手下持有枪支皆为法律所禁止的。正如片中巧巧劝斌斌将枪上交公安局时所说,“人家公安局收枪了,你赶紧把枪扔了吧,你靠这个壮胆,坏人不找你,公安局先找你来了。”

  在电影中,枪是扭转剧情转变的关键。也正是因为枪的缘故,斌斌所打造的地下江湖世界与现实世界碰撞了。片中为了救被小混混们围攻的斌斌,巧巧以暴制暴,在大庭广众之下鸣枪吓退了混混们。小混混们被手枪吓唬住了,但斌斌与巧巧非法持有枪支的事实亦随即被昭著于世。随着法律的介入,斌斌与巧巧被判刑入狱,斌斌所打造的江湖世界随即土崩瓦解,物是人非。

  影片的前半部分讲的是“江湖”,而后半部主要聚焦于“儿女”。“儿女”意味着有情有义的男男女女。影片后半部在讲述斌斌与巧巧感情的分分合合之中,关二爷的形象仍不时出现。无论是远走他乡在重庆从头开始打拼的斌斌,还是回到大同继续经营麻将馆的巧巧,他们都仍旧在自己所经营的场所供奉着关二爷的塑像。江湖虽已不在,然而原来维系江湖秩序的情义仍在。

  片中巧巧在规劝斌斌不要江湖行事时言道:“我看你是录像看多了,哪有什么江湖?你以为是解放前,旧社会?”确实如此,随着法治社会的建立,利用个人势力建立起来的江湖圈子,迅速被法律所规制,并逐渐消失。但维系原来江湖世界的一些良习或规则在今天还活着,仍是中国普通百姓处理日常纠纷的方法,并与正式的国家性法律形成对照。正如博登海默在《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中强调的那样:“一个社会总是根据一些原则运行的,而这些原则源于该社会的精神与性质中,而且也是该社会有效运作必不可少的,尽管这些原则并未得到立法机关或立宪大会的正式表述。”社会性是人类本性的一个主要特点,人们往往结成社会而遵守人的社会性。有形的江湖不在了,但无形的江湖依然存有。这也就是片中斌斌对巧巧所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的原因吧。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湘ICP备06004949号 网站维护:湖南法制网 删稿联系QQ:170005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