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 从这里开始 湖南法制网-湖南法制综合网
主页 > 地方动态 > 文章

法治的细节好律师还是好人

2019-04-14 20:01 未知
法治的细节好律师还是好人


朋友圈被林小青律师涉嫌诈骗、敲诈勒索案的新闻刷屏了。作为法律共同体的成员,法大的学术同仁玩笑说:律师是个高危行业,记得要先保护好自己;其次,扫黑扫了黑律师,还可能扫到黑教授。

不提玩笑,仔细研读此案的辩护意见后,惊诧莫名。公诉意见对于律师的要求未免也太高了:既然你是常年法律顾问,就该对公司业务的合法性进行审查,就该发现该公司犯罪事实。既然你的名牌摆放在公司,就为犯罪分子背书了,所以你就是同案犯。如辩护意见所言,公诉方对于律师职业的特殊性担得起“无知”二字。林小青律师一旦入罪,就意味着律师的职业安全将依赖于其当事人是否有罪,这摧毁的是律师制度本身

在中国做律师颇为艰难。人们很少把律师描绘成弱势群体的天使,如今报道的大多是坏人被捕入狱,而律师却站在他们身旁为其代言;抑或如小青案,昭然若揭的套路贷公司,而律师却为其提供专业法律服务。各种指责扑面而来:他们靠钻法律的空子吃饭,他们靠为黑恶势力背书赚钱。

对某些案件的愤怒反应也殃及到律师,无论他多么技巧高超、才华出众、诚实有信或者富于道德。律师作为整体,被人所厌恶或者不齿。人们会怀疑他们的动机,人们会认为他们忠于客户的利益高于社会正义。他们会被人当作惟恐天下不乱的宵小之徒,是法律的牛虻。这些律师中的佼佼者总是最先受到打击迫害,总有人想找他们茬吊销他们的执照。

世界想要变得美好,莎士比亚有“先杀了律师”之说。可是,世界的不美好、司法的不公是律师造成的吗?律师似乎成了司法关系紧张的症结。是的,遇到问题,人们的本性就是指责他人,根本不管此人曾经与自己并肩作战,也不管此人是不是替罪羔羊。

中国历史上,律师被称为“讼棍”,历来受人轻贱。他们的形象是贪婪、冷酷、狡黠、奸诈,善于播弄是非,颠倒黑白,捏词辨饰,渔人之利。以古代讼师的鼻祖邓析的多舛命运为例,他是春秋战国郑国人,擅长诉讼,其辩论之术无人能敌。《吕氏春秋》记载:“洧水甚大,郑之富人有溺者。人得其死者,富人请赎之。其人求金甚多。以告邓析。邓析曰:‘安之!人必莫之卖矣。’得死者患之,以告邓析。邓析又答之曰:‘安之!此必无所更买矣。’”

这个故事说有人被淹死,打捞起尸体的人要挟死者家属出高价赎尸。邓析对求教的家属说:“一分钱也别多出,捞尸人除了能把尸体卖给你家,别人谁愿意出钱买?”捞尸者也来求救,邓析一视同仁,回答说:“打捞费一分也别降价,除了能从你手里之外,家人到别处没法赎回遗体。”

难怪史书记载其“操两可之说,设无穷之词”,并能“持之有故,言之成理”。史书记载,后来郑驷歂杀邓析——邓析的命运是中国历代讼师的命运缩影。你试图在权力与权利之间进行职业说理?这天生隐藏着高度的危险性

虽然早在战国时期就出现了邓析这样的人物,后来又出现了律师的雏形——讼师,但官方一直对这一行业予以严厉打击,以至律师职业最终未能自发产生。在清末“修律运动”中我国开始尝试移植西方的律师制度,但中途夭折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律师职业开始快速发展,但律师执业难、风险大的社会现实仍然严峻,诸如刑案难办、306条困惑以及公众的误解等等。

我法大偶像江平教授在一场关于中国律师的使命的演讲中说:“作为律师,苦乐是你个人的感觉,善恶是你的社会形象,成败是你个人的事业,而律师职业的兴衰关系国家的命运。”此言一出,满座青衫无不唏嘘。

有这样一个问题,人类从诞生那一天起到今天以至未来无穷远,究竟在追求着什么?我们很早就解决了活下来的问题,自从有了农业和畜牧业,人类就没有为填饱肚子费更多心思。余下的漫漫千年长夜,人类为一件事辗转反侧,那就是,如何能使我们更有尊严的活着。其实,这个时候人类的敌人已经从自然界变成了人类自己本身。阻碍我们活的更有尊严的,从来不是粮食和财富。真正能让我们人性受到压抑不能在这个世界上自由呼吸和体面思考的,从来都是我们自己创造出来的制度和极权。千百年来,我们寻找救赎之路,直到我们发现用权利制约权力。但问题的另一面,这条路并不平坦。

在没有法治光芒的黑暗之中,我们的所有权利和自由都会被轻易廉价的践踏。可以想象,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有几个人会感到快乐、安全和有尊严。捍卫权利,无须理由!但总要有人帮助我们履行我们对自己的义务。那就是律师。

在大多数国家,律师不是一个理想的职业。高压、焦虑、被胁迫和极度缺乏安全感,事实而言,他的待遇和普通白领相比也好不到哪去。如果为了挣钱,更好的选择是做个资本家;如果为了声名,聪明的决定是做个学者;如果为了地位,那毫不犹豫的要做个公务员。总之,以上的种种好处,与律师无缘。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湘ICP备06004949号 网站维护:湖南法制网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